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研究

我们的数学教育究竟丢失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1-19

  

  此奥数非彼奥数

  2月25日,2019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中国队落败,排名第六。曾经称霸一时的中国队走下神坛,引发网络热议。政府的“禁奥令”随即“躺枪”,为奥数竞赛翻案的文章顿时变得理直气壮。

  这样简单的归因显然是不靠谱的,因为此奥数非彼奥数。我们治理整顿的,主要是义务教育阶段、尤其是面向小学生的奥数培训,其功能就是为“小升初”竞争和中考加分。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只在高中阶段举行,是中国数学会有关专业委员会组织的,与各类培训机构举办的培训或竞赛,完全不是一回事。

  有人说,取消高考特长生和竞赛加分的政策,对国际奥赛或有影响。其实这种说法完全是一种误解。

  奥数成绩取消高考加分的政策去年3月才出台,而中国队的颓势是在2015年出现的,那年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美国队首次夺冠;2016年中国队在罗马尼亚大师赛落败,成绩是第12名。

  国际奥数既然是一种竞赛,自然胜负有时。中国队在1989年到2014年期间25次参赛,共获得19次团体第一;但风水轮流转,中国队不可能永远称霸。在新任总教练罗博深带领下,美国奥数国家队2015年首次战胜中国队,至今为止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共获得3个冠军,3个团队第一,在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中也获得了3个团队第一,优势极为明显。

  对于这次大师赛的评价,应当实事求是,兼听则明,

  杭州二中的数学金牌主教练赵斌老师认为,虽然罗马尼亚大师赛是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难度最高的一项国际赛事,但“中国队向来把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当作一次练兵。”这次中国并未派出最强战队,“我们就派出了上海的6名队员,相当于是省队,与人家整个国家最好的选手比赛,拿不到金牌也很正常。”

  就事论事地分析,此次落败也有偶然性,主要是由于6名选手在第3题的“团灭”,分值为7分的题,仅一名队员拿到1分。

  “奥数热”背后曾是亿万孩子陪哭

  多少年来,“奥数热”堂而皇之地绑架了大多数学生,尤其是所谓的“好学生”,贻误、伤害着少年儿童。所幸经过10年左右的艰苦治理,这一乱象已经大幅度改变。

  对于奥数,还是要恢复理性和常识。国内外专家公认,只有3%~5%左右智力超常的儿童适合学习奥数,而对大多数儿童则会产生巨大伤害,导致他们对数学的畏惧以及厌学。

  可以说,小学生奥数热是某些“名校”为了提前掐尖、培训机构推波助澜一手制造出来的。许多数学大师均明确反对小学的奥数教育。

  数学家杨乐院士认为,这种“数学杂技”无益于真正数学思维的培养,对数学兴趣的培养主要应在高中阶段。

  菲尔茨奖获得者、国际数学大师丘成桐尖锐地指出,“数学教育的关键,不在于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上拿了多少奖,而是要培养学生的兴趣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他说,“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正在扼杀我们的天才。”

  一位在中国和美国都参加过奥赛的留学生回忆说:“为了小升初,我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学奥数,五年级进入白热化状态:每周六上午去八中的‘坑班’,下午去实验中学的‘坑班’,到了晚上还要赶到四中的‘坑班’。其中给我留下最深心理阴影的,便是实验中学的‘老教协’奥数班。在那里,我考过前50,也考过600名开外,成绩像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一家人的情绪也难免因此起起伏伏。‘老教协’的题又刁又难,即使我得过几个数学竞赛奖,但在那里仍是摸不到门道。”

  我们究竟丢失了什么

  回到这次失利,我们理应面对现实,不是推诿于小学禁奥,而是冷静地分析我们究竟丢失了什么。

  曾经带过中国队、后任美国奥数国家队主教练的冯祖鸣,对中美两国的奥数教育模式深得其中三昧。

  “我见过太多的考试高分,但解决问题能力极差的孩子。这些孩子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机器人,三句不离公式和套路。我也见过那种面对极高难度的数学竞赛题完全不讲套路,但常常能给出远远比标准答案还要简单美妙解法的准天才。这种孩子之所以思考问题会天马行空,主要得益于没有被传统学校教育和培训机构模式化。”他戳破了国人的一个认识误区,即认为我们的数学很好,“其实那只是到中学为止。进入大学以后,我们的能力,可以说很差”。

  中国的数学教育,还有很多待解之谜。

  我们的教育整体是重理轻文的,上世纪50年代的口号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有的中学名校都独尊数学,以理科优秀为标榜。我们数学教材的难度普遍比国外高一到两个年级。上海的数学老师说,面向15岁学生的PISA测试的数学题,在上海就是小学水平。但中国人的数学能力仍然令人纠结。

  如果数学教育的功用不只是为了考试、竞赛,那么问题就更大,就是“中国学生的数学优势止于中学”,高层次的拔尖人才非常之少,与在国际奥数竞赛获奖的人数不成比例。

  当年与中国学生同台竞赛的金牌选手,有些已经成为数学界的大师泰斗,典型如澳大利亚的陶哲轩。我们的冠军在长大到可以自己做决定时,却大多选择了离开数学,到华尔街的投行,或到中关村的培训机构去教奥数了。不少人在追问:究竟是奥数危害了教育,还是教育搞坏了奥数?

  中小学数学教育的功能和目标究竟是什么,需要多深多难,仍然是需要回答和面对的问题。为什么国外小学教得较少较慢,一位美国老师说,由于教育的路非常之长,因此小学教育的一个重要功用,是努力保持学生的学习热情,使他能够持续地走下去,而不是一上来就把他“打倒”。

  能够让每一个小学生不戴眼镜,脸上有笑,晚上有梦,同时让极少数“金豆豆”在二三十岁时发亮发光,这难道不是值得追求的教育理想吗?

  (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杨东平)